信仰講座─「人生終點站的慶典」

繼去年三次「禮儀」信仰講座,今年我們再次邀請到潘家駿神父為我們做「人生終點站的慶典-殯葬及追思禮儀」講座。
天主教會如何在殯葬禮中陪伴亡者在人世間走天路行旅的最後一程?如何陪伴生者在哀痛哀悼中繼續人生的旅程?
當我們全然了解教會的禮儀,做好妥善的準備後,殯葬禮將真正成為出生入死的逾越慶祝。

歡迎您報名參加5/5(六)上午10:00-12:00的講座!

「播種默觀的種子」─日常祈禱退省

2017年夏天黃鳳梧老師帶領的「播種祈禱的種子」課程,帶給參與者豐富的收穫。2018年黃鳳梧老師將為大家帶更深度的課程-「播種默觀的種子」。歡迎曾參加過「播種祈禱的種子」的朋友報名參加!

「愛的語言」─非暴力溝通讀書會

道明中心2018年1、2月將舉辦「愛的語言」非暴力溝通讀書會,每星期二下午2:00-4:00一組,星期六下午2:00-4:00一組。歡迎對非暴力溝通有興趣的朋友報名參加!報名截止:2017年12月20日。
第一組:1月2、9、16、23、30日, 2月6、27日,共七次。
第二組:1月6、13、20、27日,2月3、10、24日,共七次。
道明中心地址:台北市吉林路378號
報名電話: (02)2594-2294分機4061許先生,亦可直接回覆Line@報名。

2016 善意溝通工作坊


自我救贖的旅程 –
從「善意溝通」看電影《大夢想家》  

宋孝涓

《大夢想家》(Saving Mr. Banks)是一部改編真人真事的電影,由奧斯獎影后艾瑪湯普森與影帝湯姆漢克主演。2013年上映至今,累積不少文章影評,或從父女情、想像力的偉大等不同觀點出發。我很慶幸在接觸「善意溝通」後才觀賞了這部片,讓我感動「善意溝通」的精華與美好,溫柔地引導在生活中實踐非暴力溝通。

《大夢想家》敘述迪士尼先生如何向經典著作《歡樂滿人間》(Mary Poppins)的作者P.L.崔佛斯女士,爭取版權合作,推上大螢幕的辛苦過程。

與書名大相逕庭的崔佛斯女士,渾身帶刺。就算面對最無涉利益司機雷夫的禮貌問候:「今天天氣真好。」她回以「是嗎?我聞到的都是汗臭。」字字如利箭般擲回。

影片前半部,讓人難以理解、甚至不諒解崔佛斯女士的難相處,上至老闆到工作夥伴都百般討好配合,她就是難以取悅。自己不好過,別人更辛苦。直到故事回溯到崔佛斯女士幼年,觀眾才得一窺她過去的傷痛,最後迪士尼先生也是用這一點,鼓勵她藉此饒了自己,接受過去。

片中感情醞釀的高峰是,觀眾得知崔佛斯女士背景經歷後,對她的言行因而改觀。一開始對崔佛斯女士「機車」、「高傲」等種種認定,都是先斷先決。

不要評斷別人,免得你們被評判,因為當你們評判他人,你們也被評斷所制…

《瑪竇福音》第七章1-2節

評斷是以自視規範套在他人身上,事實上,我們恐怕難以探究造成他人行為態度的緣由。批評、應當、命令、逃避責任蒙蔽了愛,異化了溝通。

片中最令我感動的是雷夫和崔佛斯女士的互動。雷夫沒有受崔佛斯女士冷言冷語的影響收回好意,他的態度始終如一,不試圖分析診斷,和善地持續關心陪伴她。彷彿在雷夫坦誠、尊重的灌注下,無所預期、一本善意初衷地,慢慢融化崔佛斯女士的心,結出甜美愛的果實。

英文片名直譯是「拯救班克先生」,點出迪士尼先生本以為《歡樂滿人間》神仙保母來到班克家,是為了帶給孩子歡笑,後來發現這本書是反射作者崔佛斯女士自身渴望,為她化身班克先生的父親的祈求。「善意溝通」讓我們了解,轉變自我評價,有助培養對自己的愛,療癒人我關係。這是與自己和好的過程,面對個人感受(崔佛斯女士的失望、心疼、痛苦),正視需要,採取行動。

崔佛斯女士依迪士尼先生建議,接受將著作改編成電影做為自我救贖,如此就能修補童年創傷,此後雨過天晴嗎?從資料上得知,崔佛斯女士晚年有些作為令一般人難解,理由不得而知,但能肯定的是,我們每個人恐怕都有些「結」,或許一輩子難以打開,但能以「善意溝通」發掘根源,藉次次事件練習,慢慢將結鬆開,好迎接從他人、自己和天主的愛。

觀後感有如心鏡,人人不同。雖然文中透漏了一些「雷」,但相信本片不論演技、故事等各方面的精彩,以及既純粹又深邃的「善意溝通」,將對每位有興趣的朋友,帶來您所需要愛的光照。

(本文同步刊載於道明之友177期)

 

翻轉人際互動          —善意溝通(二日)工作坊有感 — 

   釋善法

為什麼兩個好人在一起,不一定相處得好?為什麼人與人之間,誤解的成分總多於了解?為什麼真相不是愈辯愈明,而是愈描愈黑?為什麼苦口婆心的好言相勸,換來的卻是嘲諷與不削?為什麼愈是親近的人,愈顯得疏離冷漠?為什麼善意的初衷,最終卻演變成惡言相向的彼此傷害?諸如此類的情況,不斷的在夫妻、親子、朋友、同事、同儕等等的互動關係上輪番上演著。不禁讓人想問—說話真的這麼難嗎?聽懂別人說話真的也如此不容易嗎?做人真的需要這麼苦嗎?

我也與多數人一樣有許多類似的經驗和相同困擾。生活中一次又一次令人挫敗的談話經驗與不愉快的情緒累積,讓我在人際互動上顯得如此的疲憊與無力,甚至產生了恐懼。

有一天,一位師長介紹我馬歇爾.盧森堡博士著(Marshall B.Rosenberg,Ph.D)的善意溝通(Nonviolent Communication簡稱NVC)這本書,並鼓勵我參加洪玉雪修女所指導的善意溝通工作坊。出乎我預期的,短短兩天課程,竟完全翻轉了我原有的溝通方式,並開啟了我人生中的一扇窗。如當頭棒喝代般的覺醒,原來長久以來自己習以為常的談話方式,本質上竟是一種語言暴力。也許我們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談話方式隱含著暴力的成分,但不可諱言的,我們的語言確實常常引發自己與他人莫大的痛苦。

善意溝通運用簡單的觀察、 感受、需要、請求四個因素,引導我們真實表達自己與用心傾聽他人。不再依習慣的反射式快言快語,取而代之用明確的意識語言誠實清晰地表達自己並尊重傾聽他人。在每一次互動中,透過彼此真實的觀察,我們覺知自已與他人切身的感受與內心深處的需求,並明確的提出適當的請求。如此簡單明瞭的溝通方式,卻能帶來根本性的改變。溝通不再是雙方立場相互堅持的拉鋸戰,而是在同理雙方感受和需求的基礎下,發展出互助互愛的合作關係。

在兩日的工作坊中,洪修女用理論與實務結合的方式帶領我們學習,在寓教於樂的互動氛圍下,不知不覺便把NVC完整的概念建立起來了。雖然僅僅是粗淺的了解善意溝通,但收獲卻遠遠超過自已所預期。殷切期待往後有更多參與學習的機會。

與其說NVC是一套有效的人際溝通方式,還不如說它是心靈成長的一門功課,因為它不僅止息了人類的語言暴戾,更孕育出人類和諧相處的慈愛之心。

另將魯思.貝本梅爾(Ruth Bebermeyer)所寫的一首詩:語言是窗戶或高牆,與大家分享。

聽了你的话,我彷彿受了審判,

無比委屈,又無從分辨,

在離開前,我想問,

那真的是你的意思吗?

 

在自我辯護前,

在带着痛苦或恐懼質問前,

在我用言語築起心靈的高牆前,

告訴我,我聽明白了嗎?

.

語言是窗户,或是高牆,

它們審判我們,或者讓我們自由。

在我說與聽的時候,

請讓爱的光芒照耀我。

.

我心裡有話要说,

那些話對我如此重要,

如果言語無法傳達我的心聲,

請你幫我獲得自由好吗?

.

如果你以為我想羞辱你,

如果你認定我不在乎你,

請透過我的言语,

倾聽我們共有的情感。

 

(本文同步刊載於道明之友179期)

 

善意溝通進階課程心得

董紋綺

能參加聖道明傳道中心主辦洪修女的「活出自在,擺脫情緒魔咒」- 非暴力溝通進階課程,實在是從 神來的恩典。剛結束14周練習時,總喃喃自語說:真是太難了!雖然總是期許自己能使用長頸鹿語言,但狼的思想總充斥著我整個話語及行為。於是當我看著聖道明傳道中心簡章上的主題:「活出自在,擺脫情緒魔咒」,這正是我想學習如何讓自己在與人的溝通互動中,內心是自由並能體貼自己及他人的雙贏局面的目標,旋即報名了這進階課程。

第一天上課的自介紹,讓我見識到善意溝通的本質:體貼彼此的需要。本應短短2句的自我介紹,但因每個人都渴望更多的分享是自己如何接觸到非暴力語言及學習的歷程,使原本預計10分鐘的的流程,花了約一個鐘頭才完成。但光是聆聽每個人的學習歷程、運用及對非暴力溝通改善人與人關係的期待,就幫助我再次對焦:「選擇非暴力溝通是我們樂見—讓愛融入生活」、「人類最後一個自由,在於可以選擇對事物抱持何種態度」–維克多˙法蘭克。

接下來,三人一組的同理心練習,學習聆聽、察覺對方的需要及感受,並同理。在這練習中看見自己,可以在聆聽中察覺到對方眾多情緒下的感受及需要,讓自己感覺有貢獻,心情上也極為開心。

下午自我連結練習,我看見當人們在察覺自己的感受及需要時,會自然為我們的生命帶來自癒的動力–因看見自己的需要後,也學會了對自己負責,而不再覺得是別人造成的,可以真正的做自己生活的主人。

第二天,洪修女在與「敵人共舞」的單元中,提醒我們生活中有許多我們不曾謀面、卻是我們打從心理不喜歡、甚或對他們發出許多評價的人,原是我們用自己的價值觀定義他們而形成的;透過操練,我將自己的需要放在這假想的敵人面前,奇妙的是,我察覺兒時未得著滿足的需要。這敵人形象,竟是自己對他人欠公道的自我成見;當再次以同理的態度面對時,居然發現我們當中有許多共同的需要。透過這個敵人形像練習後,屆時讓我明白:對他人的評價實際上反映了我們的需要和價值觀。(馬歇爾博士)

二天課程,一晃即過。數不清的收穫化成感謝。洪修女的教導及聖道明傳道中心對非暴力溝通工作坊的重視與推展,使我們能以在舒適的環境中,輕鬆愉悅的進行課程。使我從中得到成長及勇氣、也幫助我可以更深的探索人與人之間的那扇溝通之窗。

套用馬歇爾博士的話:「運用非暴力溝通有時是很彆扭的事,然而,如果我們想要實現自己的人生選擇,我們就要給自己充分的時間。」使我願意不斷的在「觀察-不加以評價」,「感受-不加詮釋,「需求-而不是策略」,「請求-而不是要求」中練習、讓愛真實的融入我們的生活。

(本文同步刊載於道明之友180期)

心得分享

黃秀儀

兩年多前開始閱讀《愛的語言—非暴力溝通NVC》這本書時,覺得書本裡面講的溝通原則非常有道理,但並不容易落實在生活當中,操作起來也非常不自然;兩年多持續參加練習小組、不斷的練習,稍稍學會對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加以辨識、也比較容易與自己連結,並稍微同理他人;但仍然有一種“穿別人的鞋走路”的不自在。

輾轉得知聖道明傳道中心有進階課程,就和練習小組的伙伴們一起報名參加。而這兩天的課程,為我帶來許多的收穫。

首先,是讓我覺得被細心對待—初秋天氣變化大,每個人對溫度的敏感度不同;學員們有人穿厚外套、有人穿薄外套、有人穿長袖、有人穿短袖;而上聖道明傳道中心的場地是中央空調的,沒帶外套的我,有點擔心會受寒。但兩天的課程當中,總是有人比我更敏感於溫度的變化,在我感覺冷之前就先調高溫控、在我還沒流汗之前就把溫度調低。這一份體貼入微的細膩,讓我深受感動,也因此幫助我更能專注於學習。

浸泡在NVC的DNA裡—雖然早已經安排了這兩天的課程內容與時間表,但是主講人洪玉雪修女卻能意識大家的需求、回應當時的狀況而適時調整時間安排…這種看似不按牌理出牌、沒有照表操課的隨機應變,正是讓學員們體驗到什麼是NVC意識/DNA的寶貴機會。

往深IMMERSE—這兩天的課程,透過洪修女不斷的提醒大家要“往深”,我也漸漸的體會到到某些感受和需要有層次上差異,雖然是發生在內心裡的動態變化,但仍能覺察並加以描述。特別是在「轉化敵人形象」的練習裡,僅僅運用感受和需要,覺察自己需要和需要下更深的需要,就可以找到與敵人連結的可能。這個發現實在太令人震撼了。也促使我更樂意“往深”。

當然,除了上述的三點收穫之外,藉由這次的課程瞭解到NVC在亞洲甚至是全世界的發展狀況,也認識許多一起在學習和推展NVC的伙伴們;這樣的連結,亦令人感到非常驚喜。自我連結只需30秒;通常,8分鐘就能把故事說得很清楚了;而聽對方講故事,只需專注於「什麼對他是重要的?」及「我感受到什麼?」就可以達到與人連結、同理他人的效果。這些發現,對我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最後,對於洪修女預告明年將開一系列關於“調停”的非暴力溝通進階課程實在充滿期待,有點迫不及待了。

(本文同步刊載於道明之友180期)

2015 善意溝通工作坊

學習《善意溝通》

吳瓊芬

近日參加了善意溝通的研習會,心中十分感恩。這次研習會是由聖道明傳道中心舉辦,場地是幼稚園的中庭,十分清新又可愛,讓我回到幼兒快樂的時光。會場有四十幾人。研習會的開幕,由洪玉雪修女以柔和的音樂和祥和的風景投影片讓大家緩緩收心而專注,開啟了學習的旅程。

善意溝通的四大要素是觀察,感受,內心需求,與請求。看來不難卻大有學問。洪修女在此次的研習會上設計了許多遊戲讓我們在喜樂中學習。我們分組研討什麼因素阻礙了人際的溝通,之後各組派人上台報告。人多,內容顯得非常豐富。

接著各組研討夫妻,親子,人際,上司部屬善意溝通的需求要素。每組成員用各種顏色的筆做海報說明,場面緊張又興奮。當然,修女在活動前後一一解說善意溝通的重要性與必要性。

修女也設計了精采的遊戲讓我們學習如何將感受與內心需求連結。工作人在牆壁上掛滿了感受的字句,又在長桌上放著各種內心需求的話語。遊戲開始,修女舉例說:當你的女兒打電話告訴你,「媽媽,我愛你。」,你的感受如何?我們就開始去牆壁上找正確的感受名詞。接著又去找感受下的內心需求是什麼?我們四十多人全場跑,興奮又開心。這樣的練習持續了十到十五分鐘。我就深深地瞭解到,同一情境,大家的內心感受與內心需求都不同。修女不用說明,我也懂了。這真是個活潑又有效的教學方法。

更進一步地,我在這次研討會中,學到了觀察與評論的差別。原來我十時在評論而不是平心觀察,而是一開始溝通已經錯了,已經評論對方了。接著我細心地學習內心中的各種感受,有難過,失望,沮喪,和無助;當快樂,喜悅,興奮,開心和滿足的情緒。我得先學習自己的感受和內心的需求,才能去體會別人的感受與內心需求。之後,我們分組練習同理心,我這組的伙伴都有些怕怕的,因為怕做不好,可喜的是我這組伙伴們都表現良好,我們的欣喜自然流出。最後,我學習了請求與命令的不同,才知道自己常對老公下命令,搞得老公不爽。

這兩天的學習慢慢的,歡喜又身心疲累,回家睡得好舒服。修女說:如果我們願意,可以組織每週小組練習班來加強善意溝通的技巧。我盼望用善意溝通與我父母做連結讓我對他們的愛表達地更溫馨祥和,也期待與我的家人和朋友共享愛的語言。祈求天主的祝福,讓我的語言充滿天主的愛。非常感謝主辦單位的努力,讓我學到愛的語言,我想破功的時刻會有的,十月三日聚會時在與伙伴們互相研討練習。感謝天主!

(本文同步刊載於道明之友175期)

心得分享

孟令玲

非暴力的相反,當然就是暴力,多數人應該不會把暴力的標籤往自己的身上貼吧!第一眼看到這個工作坊的標題,當然也是覺得這哪沾得上邊,我多與人為善哪!整整兩天在洪修女紮實的帶領下,徹底改觀。如果認為只是來學說好聽的話,或是以為無外不過學些提升溝通的技巧,那可太錯看這門學問了。

我生長在暴力的家庭中,上了大學還挨過一次。我對自己說,我唾棄暴力,但是我也有一種莫名的恐懼,因為我自己的溝通方式,尤其對自己身邊的親人,在最不自覺的情況下,其實是深受我原生家庭影響的。

工作坊教學的運作模式,最近二十年來風行於歐美國家,費用相當高端,成效也比較直接,這種情況下,主講人有沒有兩把刷子,可是立刻見真章的。

我們這次,學員有一點點超收,兩天時間又很短,可是洪修女行雲如水流暢發揮她的經驗和功力,讓我們所有學員內化和體認都有超標的收穫。洪修女在這個領域裡豐富的專業知識和活潑的帶領技巧,不卑不亢地分享她自己和相關案例,成功打開學員們的心防,最後的同理心操練,很多學員都得到了適當的療癒,很感動也為課程畫下完美句點。

洪修女說,在美國目前已經有些地方,把【非暴力溝通】的學習,帶入小學生課程,並且邀請父母參與,這真是何等的幸運。如果從小就能夠學習正確的體會與表達,又能在這樣的氛圍下成長,生命一定充滿著愛。

感謝聖道明傳道中心舉辦這麼有意義的課程,令人感動的是,學員的信仰是開放的。謝謝工作人員義務投入竭盡全力照顧學員們。最要謝謝洪修女,她是在用生命來為【非暴力溝通】播種。

(本文同步刊載於道明之友175期)

 

幸福的關鍵   

鄭逸雰

我問:「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對方回答:「不行。」我說:「拜託啦!」對方說:「不要!」這時心裡不免大喊:「什麼嘛!一小忙也不願意幫。」苦苦哀求後變成憤憤不平:「你下次也別想找我幫忙。」委屈、傷心的情緒跟著一湧而上:「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在上過洪修女的「善意溝通初階工作坊」之後,我看到了自己的問題,原來在善意溝通中,「請求」和「命令」的差別就在於我們是否給予對方選擇的權利?我們在提出請求時,是否有想過對方此刻的感受與需要?因為一旦對方認為我們是在強迫他們,他們就不太會想要滿足我們的願望。

此外,在這次的工作坊中,我也學習到如何自我覺察,透過不同的情境出題,我們練習找出隱藏在內心深處的感受與需要,當修女講到的是一個不愉快的情境,我最常出現的感受就是生氣,後來才知道生氣是最表面的,心裡面一定還有其他更深的感受,要試著把它找出來。透過課堂上不斷的練習,幫助我看到真實的自己,也學習要更多的接納自己、愛自己。

有一句話說:「我們與他人的關係,是獲得幸福的關鍵問題。」每一個人都想要得到幸福,可是卻忽略了幸福的關鍵就在於我們與周圍其他人的關係。所謂「有關係,就沒關係」,相信只要人際相處愉快,很多煩惱自然就沒有了。如果你也想要擁有良好的人際關係,不想要再因為溝通不良而造成家人間彼此的傷害,一起來學習「善意溝通」吧!相信它可以幫助我們與他人內心的距離更靠近。

(本文同步刊載於道明之友175期)

 

學習「善意溝通」訓練工作坊心得

        朱瓊華

Mr. Jim and Jori Manske 夫婦是一對非常契合的心靈伴侶。我從他倆的肢體語言有很多的學習,包括他們在講話時不斷地用關愛的眼神鼓勵對方表達他們心中的需要,同時運用心領神會的方式來探討對方真正要表達的意思。即使是這麼專業的兩位心理諮商專家夫妻,在生活中的小細節一直不斷地繼續學習與付出,那份真誠地愛與關心讓我感動不已。

最近女兒和我分享了她的生活經驗,她說從小到大都是喜歡結交朋友的,但現在長大了事情多了,無法把自己的時間都花在交朋友這件事情上。我學了「善意溝通」之後,我也體會到朋友之間的交流是重於溝通的品質,而不見得要參與太多的社交活動。因此我回答她說:朋友不在多而在精。回答完了這句話,仍在想如果女兒也來參加「善意溝通」的課程多好。但我知道她正在工作與感情中尋求生活的平衡就已經要花很多時間,我還是在與她相處時慢慢地與她分享有關如何在工作與感情生活中去學習「感激生活中的給予而不貪心。」

我學到了在溝通時千萬不要自以為是,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獨立的人格與意志,即便是自己的先生或孩子,他們都理所當然地擁有自己的想法與感受,甚至連需要也是不同的。

對於先生,我的心得是在結婚初期對婚姻充滿了憧憬,以為結婚後兩人所築的小窩一定是美滿幸福的,即便是我常看到他的缺點也把它當作優點。漸漸地,生活中要面對許多現實問題,當初結婚時的熱情已經不再那麼浪漫,眼中出現許多不容易接受的地方,但彼此工作也忙,並未真正花時間多溝通。直到大家年紀漸長,我們都發現到彼此應該提升溝通品質,重新認識彼此,學習傾聽對方的感受與需要,而不再用評論或指責。雖然是我學了「善意溝通」,但先生也開始注重自己的修為,我能體會他也有在進步。
對於孩子,我常覺得自己生活中失敗的經驗,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又再重蹈覆轍。我學習可以把自己的故事分享給孩子,但無法替他們做決定,就算知道他們可能又要經過辛苦的過程,但也只有懷著祝福,祈禱他們知道如何面對困難,即使碰到失敗的結果也有能力重新站起來。在過程中如果他們對我提出請求,我一定會盡力協助他們;如果他們要自己面對挑戰,我也要鼓勵他們繼續往成功的路努力邁進。我相信每一位父母要做到這點都不容易,但我願意努力學習做個稱職的母親,也要與先生不斷溝通,建立共識才行。

(本文同步刊載於道明之友176期)